中国西藏网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余友心:醉心雪域 不虛此行

孫健 發布時間:2019-10-09 10:09: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人物介紹:余友心,1940年生于山東莒縣,少小不幸,在戰亂中逃生。1950年,有幸在家鄉入學讀書,1957年考取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預科,1963年本科畢業,先后在北京右安一中、北京豐臺師范學校任教,1977年調北京市美術公司創作組從事中國畫創作。1982年至今,定居西藏拉薩。曾任西藏文學編輯、西藏美協副主席,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西藏美協藝術顧問。


圖為初來西藏的余友心

  不惑之年 走進西藏

中国西藏网  余友心在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畢業后,曾在北京右安門一中任教,并在此與美術少年韓書力結緣。后來,余友心調到當時的北京市美術公司創作組從事中國畫專業創作。

中国西藏网  在北京市美術公司創作組,余友心與他的同事們有著優越的創作條件,而且創作非常自由,讓很多同行羨慕不已。工作期間,他有機會暢游江南名山大川,創作出《空谷回音》《良宵》《雨打芭蕉》《春江花月夜》等以江南絲竹為題的系列山水畫作品,初步形成了較鮮明的藝術個性。

中国西藏网  “搞藝術的人可能比較喜歡‘胡思亂想’吧,我總是對未知的地域和文化充滿好奇,想去了解和探究。當時韓書力已經進藏了,但我們兩人的情誼一直延續著。回北京時韓書力會跟我提及西藏的風土人情,使我對西藏有了一些間接的了解。特別是讀了倉央嘉措的秘傳和詩歌以后,更讓我對西藏有一種充滿詩意的向往。”回憶起當年對西藏的暢想,年過古稀的余友心像小孩兒一般,滿懷熾熱之情。


中国西藏网 圖為余友心作品《歸牧》

  1980年,因偶然機緣,余友心赴西藏高原旅行寫生,歷時數月,歸來創作西藏題材山水畫系列作品,其中《神湖之濱》為中國美術館收藏,《歸牧》為北京市美術家協會收藏,《宮墻柳》為北京畫院收藏。從此,余友心對西藏的向往越來越濃烈,最終決定辭去工作,把自已放飛到西藏。“當時很多人不理解,說我是‘有病’,在北京發展挺好的,干嘛要去西藏。那時的西藏還是很清苦的,卻欣逢一個富于理想主義的年代,有一批搞藝術的人選擇去西藏。西藏是迷人的,但西藏的高遠又令常人卻步,能最后堅持下來的并不多。”1982年,已過不惑之年的余友心帶著滿腔熱情和興奮,第二次走進西藏,從此在那里扎根,至今無悔。

  韓書力在回憶進藏的情形時說:“很久以前,我從北大荒返回北京,擇業求生尚處茫然,就教于余師友心先生,先生想了一陣說:去西藏吧。從此,敲開了一扇洞察西藏的‘非常視窗’,我們都與西藏結下了不解之緣”。

  十年 漫游雪域高原

  去西藏到底干什么?余友心當時也并不明確。“西藏和內地不一樣,當時西藏于我而言是模糊的,認識內地的藝術,有系統的美術史論可以繼承、借鑒,但是我們沒有現成的認識西藏藝術的途徑和辦法,內心一片茫然。”那時和余友心在一起的都是二十幾歲甚至十幾歲的年輕人,他自然成了備受大家尊重的老師和領頭人。“我們這批人來到西藏,帶著滿腔熱忱,但是對西藏的了解非常少,很自然地產生了向藏族民間學習的共同愿望,結伴深入到西藏的各個地方去考察、學習,一點點了解和把握西藏的民族文化、風俗人情,并努力去熟悉和適應雪域高原特殊的自然地理條件,但也要時時面對無窮盡的艱難險阻。”


圖為余友心作品《珠穆朗瑪晨妝》

中国西藏网  1982年到1991年這十年間,余友心和伙伴們不斷地行走在西藏這片廣闊土地上,幾乎走遍了高原的雪野山川,他們去牧區、去農區,拜訪各個地區不同教派的寺院,不斷調查、了解、學習西藏大量的古代經典藝術遺存,也在如詩如畫的藏族民間日常生活中,感受藏族人心靈世界的圣潔、純凈之美,這樣的采風自然而然地也變為凈化心靈的朝圣之旅。這十年的腳踏實地,看過的風景和人物,經歷的種種感天動地之奇遇,都成了之后創作激情與靈感的源泉和根據。

  “這十年,我們幾乎沒有任何創作,把自己還原為小學生,面對西藏這部浩瀚的無字天書,如饑似渴地閱讀、求知、思考,正是這十年的探索,讓我們對西藏的風土人情有了充分了解,烙印在心里,我們才可能全身心地融入這片高天厚土,然后可以欣然命筆,去畫我們心愛的西藏。也正是有了這十年的探索,讓我們開始思考當代西藏繪畫的藝術方向和美學問題,才可能有西藏‘布面重彩’繪畫藝術的群體崛起。”十年雖苦,卻是收獲滿滿,獨特的藏族文化的無窮魅力,讓余友心的心至今充滿悸動和感動。


中国西藏网 圖為余友心作品《雄風》

中国西藏网  “我們幾乎去了西藏的每一個地方,遇到的所有鄉親都非常熱情,我們就把他們奉為師長,老老實實地跟他們學習,向他們請教。條件那么苦,但沒有發現他們被生活壓的喘不過氣,勞動的時候也要唱歌、跳舞,蓋房子的時候‘打阿嘎’,就像在舞臺上一樣,把勞動看成享受。”余友心在和藏族群眾接觸的過程中,徹底被他們的樂天精神和人生態度感動了,也逐漸學習用藏族人的審美方式來觀賞這些山山水水,用另一種文化心態來看待天地萬物。

  “藏族是以美為魂的民族”

  在西藏的三十幾年中,余友心除了關注西藏傳統美術,如唐卡、壁畫、寺廟造像等方面,他還將精力投入到西藏民間美術的考察與研究上。

  “西藏傳統的造型藝術,絕大部分是和藏傳佛教相對應的,屬于純粹的宗教藝術,其內容、形式都是用以塑造一個神奇的佛界天國。因為是宗教繪畫,就不太關注俗界世態,只有部分歷史題材的繪畫,偶爾會涉及民間生活的內容。其實,藏族群眾的生活中有極為豐富多彩的美術樣式,其獨特的藝術想像與創造力令人嘆為觀止,到處可見身懷絕技的民間藝術家。”經過多年觀察,余友心對藏族日常生活中的“美”有著強烈的感受,他不止一次的感慨道:“藏族是以美為魂的民族。”


圖為余友心作品《雪域詩圣米拉日巴》

  “比如藏族農戶家庭的廚房,是做飯、待客、休息的主要生活場所,藏族百姓為了讓自己的生活多姿多彩,除了功能性的裝修外,他們還在墻上用糌粑糊糊畫上許多吉祥圖案,與各式各樣獨具美感的生活器具相映成趣,家家都是一座民間藝術博物館。在這樣對美的向往中,寄托了對神佛的祭拜與敬奉,也是對自己人生追求和審美欲望的滿足。我們去后藏,那里的群眾喜歡用毛驢做農活,每次下地都會把毛驢好好打扮一番,像披上節日盛裝,使尋常的勞動場面平添許多美妙無比的情調。如果遇上春耕或秋收,則完全是無與倫此的盛大勞動節了,牛、馬、驢等‘勞動模范’們都披紅戴綠,舉行世間最亮麗的‘時裝’表演,這就是在各地仍然盛行的‘啟耕節’和‘望果節’。還有酥油,本來是日常食用的,但是藏族百姓可以把它做成精致的酥油花,特別是藏歷新年期間到處可見,儼然是藏族群眾喜逢佳節時的‘心花怒放’……”提起藏族日常生活中的美,余友心侃侃而談,在他看來,這些民間的美術形式是無比珍貴的國寶。

中国西藏网  漫長的西藏之旅賜予余友心非同尋常的身心健康,也在他心中化育成與雪域高原共命運的美學觀念,由此、他的精神面貌和創作風格,都被以美為魂的藏族群眾潛移默化著,西藏是他的第二故鄉、精神家園,更是他學無止境的大課堂。

中国西藏网  “吾來雪域究何為?惟愿‘洗滌心境,重塑靈魂’。在走過漫長的與天地同甘共苦的生命歷程后,我已經如愿以償。”三十七載雪域尋夢,余友心不虛此行。(中國西藏網 記者/孫健 圖片均翻拍自《中國當代名家畫集:余友心》)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中国西藏网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