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藏网

中國西藏網 > 雜志

草原的兒子回饋草原

澤柏 發布時間:2019-09-26 13:14:00來源: 《中國西藏雜志》

中国西藏网  1956年,我出生于川西北草原偏遠牧區一個貧苦牧民的家庭。那個時代整個青藏高原的牧民都居住在簡陋的帳篷里避風遮雨,一年四季經常舉家搬遷,過著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

  聽大人們講,那時候我們整個部落約有一百多戶人家,絕大多數牧民都很窮,即使是少數富人家,也要省吃儉用。我家很貧困,除了奶奶、父母,我還有九個兄弟姐妹,我排行老八。父親懂些藏文,經常出去幫人家念經或者幫人做點事,獲得一點微薄的收入,母親從一些好心人家租借牦牛擠奶來維持全家人的生計。在那個時期,大多數牧民都缺衣少食,最大的需求就是能吃得上飯,能度得過寒冷的冬季。母親講過這樣一件往事,我至今記憶猶新。她說:“有一次你們父親不在家,那天早上特別冷,大雪覆蓋著矮小的帳篷,全家人都沒有飯吃了,我只好出去找人家借點吃的”,說到這里,母親飽含著眼淚。我知道母親當時很絕望,也很無奈。長大后,我慢慢才知道,這不是父母無能,也不只是因為我們家人口多,其根源是因為腐朽落后的社會制度所迫,這樣的生活經歷讓大多數牧民都深有體會。

  我算是一個幸運兒,也就是我出生那年,家鄉開始民主改革,徹底推翻了封建落后的舊制度,在茫茫草原上建立了縣城,因為家鄉是當年毛主席率領中國工農紅軍長征走過的雪山草地,因而命名為:紅原。從此,在黨的陽光雨露滋潤下,人民當家做主,我們的生活也一年比一年好起來了。六歲那年,我和小伙伴們上了小學,這是有史以來我們鄉村的第一所小學。牧民群眾的衣食住行等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家鄉從六十多年前的一百多戶,現在發展到八百多戶。牲畜數量增加了十幾倍,年輕人騎著摩托車放牧。打酥油有奶油分離器,牛羊剪毛、治病防疫有巷道圈,既減輕了勞動強度,又提高了生產效率;牧業有保險,牧民有醫保。家家都有新房、電燈、摩托車、汽車、通信網絡全覆蓋。機場、高速公路就在家門口,牧民們享受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社會主義制度所帶來的福利,享受著現代文明的豐碩成果。

中国西藏网  六十多年過去了,在黨和國家的關懷下,我們家原來的九個兄弟姐妹已經變成了四十多個幸福家庭,其中有三十多人在省州縣鄉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工作,兄弟四個都先后加入中國共產黨,還培養出一個縣委書記,一個縣長,一個鄉長。我從1976年就開始在四川省草原科學研究院從事科研工作,擔任院長近二十年。我從小就守護一個信念,誠信做人、努力學習、踏實工作,珍惜來之不易的美好時光,在四十多年的科研生涯中,堅持扎根在高原牧區,為草原牧區的科技創新和發展進步盡心盡力。我先后主持承擔了國家和四川省多項重大科研項目,比如“青藏高原社區畜牧業模式”,在青藏高原具有代表性的區域示范創建了“增草限畜提質增效型”四川紅原安曲社區、“三級聯動生態優先型”四川白玉昌臺社區、“以場帶社生態安全型”西藏墨竹工卡斯布社區、“生計多元導向型”西藏羊八井甲多社區、“品牌培育有機養殖型”青海河南尕慶社區、“草畜優化配套互助合作型”青海玉樹歇武社區、“產加銷多功能型”甘肅甘南桑科社區、“農牧互補復合型”云南迪慶中甸社區。再比如主持承擔的“川西北草地優化經營模式”等為四川省牧區發展現代草地畜牧業提供了新的生產組織形式和技術模式,得到四川省政府的認可并在全省推廣應用。我曾多次被選派或受邀出國學習考察、訪問和學術交流,講述中國故事,與世界融合搭建國際交流合作平臺,與聯合國國際山地綜合發展中心、新西蘭、美國、加拿大等國家和國際機構合作開展了“中國—加拿大草地畜牧業可持續發展”“中國青藏高原喜瑪拉雅地區草地共管與參與式發展”等十余個國際合作項目,使青藏高原草地畜牧業科研與國際接軌。曾先后獲得國家、省科技進步獎16項,被省政府授予四川省有突出貢獻的優秀專家稱號,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被評為四川省學術技術帶頭人、國家牧草產業技術體系草地改良崗位科學家、國家“十二五”公益性行業(農業)科研專項“青藏高原社區畜牧業項目”五個專項的負責人和首席專家。

  記得2016年7月,我到青海玉樹州稱多縣科研示范現場 ,一位藏族老大哥說:“我們這塊草地曾經非常好,后來老鼠來了,草地寸草不生,搞得我們束手無策,牧業沒有了希望,生活也失去了信心,自從青藏高原社區科項目來到了我們社區以后,現在的草地比以前好的時候還要好,我今年78歲,現在就放心了,將來我們下一代的子孫有依靠了”。聽了他的話,我非常欣慰,這是令我最感到高興和自豪的榮譽。

中国西藏网  習近平總書記說過:“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吃水不忘挖井人,作為一名黨和國家培養的藏族科技工作者,我也始終以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思想境界,飽滿的工作熱情和責任感投身草原科研,求實創新,因此也得到牧民群眾的信任,受到國家相關部門、省、州、縣各級領導的信任。我深深地體會到,我是一個貧苦牧民的兒子,我們貧苦牧民的家庭和家鄉這樣一個非常貧困的牧區小鄉村,乃至于整個青藏高原今天發生的這些變化和進步,都是黨的關懷和整個國家的繁榮富強所帶來的,這些親身經歷也更好地詮釋了一個真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新中國也就沒有我和家鄉今天這樣美好的生活。

 閱讀全文請點擊: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編: 陳濛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